三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09:38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几场大的瘟疫,病毒来源都没有成为核心的讨论议题,是不是因为现在美国当政的政客有他们这一代的偏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开始,我承担着上海市政协委员一职,之后就是上海市政协常委,之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,我已经有十多年的履职历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,日本民意普遍反美,没有一个日本人对美国有好印象,纷纷要求对美宣战。谁愿意与美决一死战,谁就是爱国;谁反对,谁就是卖国贼。没有人敢为不与美国开战说话。日本老百姓没有认识到,日本的国力不足以支撑同时与中美两个大国宣战,这等于自掘坟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中美两国政府,为了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的协议落实到位,积极互动。这个例子说明,中美经贸往来脱不了钩。疫情之下,中美相互指责,但是另一幕大戏在上演。什么大戏?中国进口了大量的美国农产品,中国继续开放市场,包括继续向美国开放市场。中美怎么能脱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对世界是否走向新冷战,我们不能掉以轻心,对孤立主义在英美抬头,我们也要予以关注。疫情过了以后,孤立主义、逆全球化的趋势会加剧,但全球化不会逆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1级英语系学生孟繁超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本来就在纠结,研究生是出国还是留在国内读。现在考虑到疫情的影响,以及中美两国的外交争端,您认为这个时间段是出国还是在国内读研更好一点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7级国际经济学院学生朱荣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觉得,美国特朗普政府也不会希望中美的经贸脱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有一些人会说,您提到要防止对美国误判,会有点软。您怎么看?